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正文

“与子同袍”火星科学盒创始人刘扬:疫情带来的教育机构OMO变革

财讯网  2020-06-15 09:57:55
注:此文为“与子同袍”2020教育行业交流峰会嘉宾刘扬演讲逐字稿

非常荣幸,现在站在这里特别的紧张,从10年前开始当老师,我人生中第一次有半年的时间,没有接触过讲台,感觉实在是久违了。所以到这儿的时候,刚才在台下还很紧张,一上来感觉又找到那种感觉了。

对于线下教育机构,感觉这半年大家过得都不太容易吧,有没有线下教育机构过的特别好,获得了十倍发展?这个情况很少,有的话也是骗人的。这个题目不是我本来的题目,本来我写的是线下教育机构如何穿越疫情快速发展,结果那个我也不会我就改了下题目。我本来以为我们能够快速穿越去发展的,所以就做了一个比较含蓄的名字。我们看到了有一种叫做OMO的一个变革的机会,里面还是有一点点值得学习和借鉴的东西,当然也引用了其他方面的一些数据,希望能给大家一些有价值的东西。所以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题目:疫情带来的线下教育机构OMO变革。

我们以线下交易业务为主,线上的东西我不太懂,也看不透,所以主要说我们线下机构的一个经验。说一下我们的背景,公司叫做火星人视野,我们有两个品牌,一个叫做火星人俱乐部,从14年开始就在北京开线下的辅导班,我们在五道口、东直门、马甸桥等等有很多的线下机构,口碑还不错,北京很多小学里都有我们的学生和家长。这已经做了好多年了,这是我们的线下机构,我们确实是积攒了很多怎么在疫情里活下来的一些经验,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我们有一个ToB的一个品牌,叫做火星科学盒。我们本来以为这半年我们的直营的机构不好过,因为是线下的,然后我们的2B机构就有了一个很大的机会。因为我们toB业务是给到教育机构输出软件硬件课程,例如新东方、高思、昂立、卓越、巨人、腾讯等等都是我们的客户,没想到这个更难,因为我们的客户大多数都是线下教育机构,大家都过得不开心,然后我们的业务发生了很严重的下滑,但是还好曙光来了,我们终于可以摘下口罩来跟大家面对面了,这样就有一个很好的发展机会。

我相信,无论哪个公司能不能穿越疫情,教育事业一定是穿越过去的,而且在疫情结束之后,一定会迎来更大的发展。我们作为教育人应该都很清楚,很明白我们在这个行业里存在的意义,这个事情不会因为疫情或者任何其他事情而有所缩减。时间有限,分享的东西比较少,第一个就是一点点的经验。至少我们在疫情过去了之后,还能够在这里跟大家说,我们活下来了,我觉得这里面一定是有一点点的经验可以分享的。

第二从数据方向,我们说一下接下来线下教育的发展方向。在疫情结束之后,他是会变大变小,变好变差,这个事情如果我们去深思整个中国的这几十年的教育的发展轨迹的话,我们是能够搞清楚,接下来无论是线下教育还是线上教育。他是往哪个方向去发展的,先说我们第一个事情,就是我们的线下辅导班是怎么平稳的走到现在的。

大年初三的时候,我们特别特别紧张,一个同事给我打电话,说是要出大事了,初七肯定没法开业,然后我在想那不都是没法开业吗,他说那公司是不是要做好裁员等各方面的准备,大年初三的时候,我才一下子紧张起来。于是我们很多同事,管理层全都初三开始上班了。我们很明白的一件事情,作为线下教育机构,初七不能开门了,这是一个很明确的问题。但是解决方案我们是没有的,因为我们一直在尝试做线上的教育,做得不是很成功,所以我们就把问题写下来了,当时就有几个目标。

大年初三我们写了这几个事情第一,初七我们没法开业了,我们的寒假班也没法进行课耗,于是我们面临的几个问题:第一,很可能会产生退费。我们在座的有没有火星人的家长。我们的退费逻辑比较简单,家长打电话给我们校长想退费大概就退了,确实是门槛很低很低,我们当时如果大量的退费产生的话,那么后续可能就没有学生了。还好我不知道为什么家长那么给力,但现在还有把线下课程的费用交给我们的。虽然现在还没有续费,还没有这个开课的明确时间。

所以其实这几年积攒了很多的口碑,我们还是非常荣幸的,难得有人认可。所以退费当时我们过度的紧张了,但是没有发生这么严重的事情,可保证续费这个事情就很难了。我们门都没开,大家去哪里交钱都是一个问题。还有就是获得客户和营收,我们不想裁员,不想减薪,也不想去把房租给退掉,也不想去政府门前闹。然后我们就怎么去保证获得营收,让自己健康的活下来,当时是一个很难的问题。还有就是打破新的产品,我们第一天认为我们是一个非常有创新能力的公司,很容易就能把这个事情给解决了。大年初三我们就列好了计划,觉得很容易。

第一我们做线上教育,做一个免费课,免费课做大了之后就可以做收费课,然后在大年初七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收到很多线上的学生了。但当天出奇的是一个都没收到,发现整个的在线教育就有可能跟线下的竞争方式不太一样。我们线下从来没有给过这种大量的免费课,要做转化等等这样的行为,大概就是靠口碑。但是线上是这种大家见不着的一种形式去投放,然后想让大家来上体验课已经很难了。所以到初七的时候,我们就意识到很严重的问题,但是已经有一个结果了,大概火星人做不了,短时间内也做不了很好的线上教育,所以我们很迷茫,但是问题肯定能解决的,要不然也不会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于是我们就总结了这样一个问题。我记得是2月17号,我们应该在北京算是最早的一批全员复工。2月17号,我们全员复工,然后接下来的一个月就开始996到现在,做的事情待会给大家看一下,做了蛮多的事情,也取得了不错的进展。

当时我们总结了一些问题,第一获客很难,线下的门店开在这里,小朋友走上门去了,这就是获客,但是线上的时候,见不到这些人在哪里,然后我们在网上投了99块钱的课,没有人买,后来大家再投一分钱的,我们这个太贵了,觉得很难。还有就是转换的,听了半天之后,大家发现我们的线上课很贵,一次课两个小时400元,应该算是比较贵的。但是发现线上就不一样了,各种价格都有,然后我们又没有足够强的品牌,所以碰到了很多的问题。

还有就是平台不稳定,我不知道在座的有没有感受过。今年大年初七那一天早上十点,腾讯会议还有钉钉等平台,在那一天全卡了。那天十点我们开始上课,然后大家都崩溃了。有的人听到的声音看不到人,有的看到人没有声音,有的人啥也不知道,怎么打电话,用微信的时候也有点卡,所以当时真的是太痛苦了,而老师也都疯掉了。其实当时如果有的机构不着急还好,反而越着急的越要命,真的好难啊,成年人的世界真的是太难了。

后来事情就简单了,我们沉下心来了发现一件事情,其实我们唯一能掌握的优势是我们的老师在行业内的水平还不错,他们带了很多的好学生,家长对他们的认可度还很高。于是我们一分钱的课,几乎没卖的出去,然后有老师疯了。我们卖了六百块钱,从来没卖过这样的价格,而且是线上,然后就有好多家长买。后来发现一部分家长,她看的不是你是一分钱还是99元,然后我们是一万两千块二十次课。这个在线教育应该没有这个价位,我们就起了个名字,叫他大师课,但是水平还不错,至少是九八五的老师来给我们的孩子去教课,还卖了好多份。我觉得好奇怪家长是只挑贵的,不选对的吗,我们要不要再高一些再去坑他们一波。后来想想,家长肯定是有这种需求的,他来去找我们报这样的一个大师课肯定是有需求的。他们在鱼龙混杂的这种线上课里面找不出来赖以信任的这种产品。

于是我们就开始推了各种各样的课,一个很成功的就是OMO的课程,就是天文六加一,我们是北京一直有一万名左右的这种群众基础的,他们就是知道火星人俱乐部去过我们的线下机构,对我们的评价还不错的这样的人,我们开始就瞄准了,只瞄准这种人,不做这种陌生用户的投放,然后告诉这些人,我们有一种天文课六加一,六次线上课,然后老师的水平还不错,至少是天然背景还不错的,然后第七次的时候就要春暖花开了。疫情结束了,线下解放了,孩子们到我们的营地里面去上线下课。

还有我发现一件事情,所有的线上公司都做不了这样的事情,他们没有线下的场地,他还招到了很多的学生。其实,当我们静下心来去找自己的那种特点的时候,还是能够找到自己的立足点,于是就招了很多的学生。

这种小班课我们发现招新很难,但是跟家长说如果把费用退了的话,你接下来还要报其他的课程,跟老师不熟,对孩子也不好。于是我们就做了一个事情,叫做小班课,小班课不换老师,把它挪到线上去上课,然后才使用ZOOM去上课,后来发现这个事情也就那么地了。我们特别特别紧张的时候,发现你们自己要完蛋了。后来紧张的时候解决不了问题的时候,发现原有的线下学生搬到线上来,大家的转化率还是非常非常高的,所以后来发现这个事情还是比较容易的。

我们又做了很多的事情,做了很多轻课,轻课就是自适应学习的系统对接。最近996就是在做这样的事情,教育机构只要拿到我们的产品,就不需要老师带去上课了,系统就可以自动上课。这个时候我们发现,如果一个线下机构你的群众基础够好的话,事情不会太难,每一个机构都有自己能够打动的那些客户,后来就有了一些数据,可以拿出来去吹了。刚开始我觉得特别吹,但是这是真实的数据,比如说满意度百分之百,我们的线上教育的现在的数据,我觉得大家应该觉得不太可能,但是确实是,比如说这个试听率90%,但是知道为什么试听率就这么高呢,就是你获得了一个客户,让他试听的数据量是90%,因为我们不在线上投放了。我们只在老客户里面做投放,这个是很很正常的一个数据,就是转化率30%也很正常,因为老师都是熟人嘛,都是原有自己的熟人,满意度百分之百,这个是最容易的。我们从2014年到现在,基本每一个都是百分百,原因特别简单,就是无门槛退费。我相信做线下机构的人应该有这样的经验,他最不满意的一点就是我不干了,我不上课了,我要走人,你把钱给我,然后我们不给他钱的话可能会造成这样的一个不满。所以其实这反而是最容易的一个事情。

其实穿越疫情,我们没有在疫情期间做线上就获得了一个极大的发展,但是还好就是在6月18号,我们线下全部开门,开门的时候,我们的学生就会一个没少,还会有一部分人拉着他自己的好朋友来了。这大概是一个可以分享的经验。如果在座的有线下的机构我觉得这是一个可以分享的经验。这数据都是一个非常非常真实的数据,有机会也欢迎大家到我们的线下校区去参观学习指导工作,觉得里面还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去分享的。那么因为这个业务的平稳,导致我们所有的员工留存度还是非常非常高的。而且老师的水平也发现越来越高了。

所以大概总结了一个经验,就是教育的事情急不得,急了之后反而也比较难。比如说一个店定了一个目标,用十年二十年前发展他的话,这个一定发展不差。所以我们线下店现在最新的也有三年多了,然后老店有六年的时间。所以其实一个店在这里,然后经营了这么多年,他一定有它存在的道理,所以这个事情也让我们意识到线下教育很难消失。当然,后面有更多的数据来去支持,这第一点关于经验的事情就说完了。这个事情回想起来,觉得还是有很多的地方值得去学习的。有用的经验,以后有机会也可以咱们更多的分享。

第二个就是教育机构的发展方向,就我最近看到了很多的群里,大家在讨论这个线下教育机构还有没有机会,因为经过了一个适应期,小朋友们和他们的家长们都非常非常适应线上教育了,那么会不会我们一个机构本来有一千人,最后都六百人可能就跑到线上就再不回来了。这个问题我们要深思一下,但是我的答案是否定的,他肯定是回来的,但是一定是有原因的。所以那接下来的这种市场渗透率是怎么发展的,我以线下教育为主,价格会涨还是会跌,通用的教学场景会变成什么样的,线上与线下怎么配合以及最终的产品形态。我觉得如果我们了解历史,了解了整个社会,然后大概很多事情能想的很明白,他首先我们先看下教育这个行业,不管线上线下的,我们先看下这个行业,他会不会因为疫情的原因出现了一个断崖,然后一去不回,这个事情不太可能啊。

这个是素质教育的市场规模的一个估计,这是17年出的一个估计,但是一直用预估。一直用这个表格的原因是我一直想看一下他们的预估是准的还是不准的,发现基本是预估的还是比较准的。他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这个好像比中国的人均GDP发展的要快一些,也比中国股市的上升指数的点发展的也要快一点。所以我觉得他是一个好的市场,有新的从业者加入,整个的市场规模也在变大,这是一个好事情,他肯定不会像上次那样,所以这是一个好的事情。

当然,后面还有一个看起来更好的就是资本涌入了。当然资本涌入的时候也能看到这个行业来这个竞争压力也会变得越来越大。后面这个表格是从2013年到2017年的投资市场。这个素质教育在投资市场的融资总额,也是一个几年以百倍的增长速度。如果我们了解一下历史等等,背后能够看到很多的驱动力量。比如说家庭的消费能力,学生内心的本质的这种需求,还有是中国这几年对这种师资力量的培养。还有就是一些国家政策。我相信国家政策对教育的层面的支持,应该一直处在一个最好的状态吧。所以大概可以看一件事情,就是线下教育或者是教育市场会不会萎缩。如果把19年20年两年拿起来看,那这个数据不太好看。那如果把过去从建国到现在的话,这个数就会很漂亮在快速的增长。

这个疫情不是特别特别大的事情。如果我们把这个时间的维度拉的很长达到一百年的话,这个事情不是什么大事。那么为什么到现在开始到现在开始素质教育有了一个极大的增长的,不是什么79年89年,其实有这样的一个原因,所有的事情都是有这样的一些驱动因素的。想到这个事情之后,我们大概就知道这个发展的轨迹了。

我们把从建国到现在分成三段,在建国以前,我相信中国的教育落地的应该挺一般的,那时候的文盲比识字的多,然后49年到19年的时候,我们看到有几个事情,第一个推动力量就是建国,建国之后发现有很多人连酱油和农药都分不清,那个事情可怕,文盲救不了中国,无法实现民族复兴,于是就做了一个事情叫做扫盲。当时为什么不全员九年义务制,然后大学普及一千所,因为中国没有钱,但是做这种识字班应该是可以的吧。于是就有了这种识字班,于是国家的政策开始进行扫盲了。那么后来发现学校的教育渐渐普及,到89年的时候,学校的教育已经普及的很完善了。

那么,接下来为什么开始有了这种文化课的补习呢,每个事情的诞生了,一定有它历史的驱动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在想一件事情89年为什么开始有文化的补习,因为有一部分人有钱可以去支付了。42年大饥荒对不对。那一年,我觉得发展文化课补习应该够呛,但89年前后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叫做改革开放,好多人下海赚钱了,然后开始有钱了,钱多的不知道怎么花,然后就开始把孩子送过来去多学习嘛,然后就开始有人带人去出国。大家再想一件事情,我是理科生,好多东西愿意想去推一下试试。大家可以想一下,为什么中国的互联网事业在零零年代发展起来?为什么不是九零年代80年,是有一部分原因的,90年代开始有人出国了,学到了一些先进的东西。于是他带回来了。所以,中国什么时候芯片事业会发展起来,也有一个很容易找到的规律,所以这些东西都是原因的,文化课的补习诞生于90年前后,因为中国的经济政策发生了一些变化,文化课的补习之后又有了这种素质教育的培训,89年好像没有什么大面积的教棒球,少儿体能,户外营地等都没有。那为什么呢,原因是文化课相对刚需,还会建立在吃好、喝好、住好之前,甚至可能已经比这个还要重要了,在可支配的收入不那么多的时候,大家也愿意把一部分钱放在这里。

但是素质课在一零年代在得到了一个发展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有一部分人房子也买了车也买了,吃的喝的也够了,钱更不知道往哪里想好了,总会让小朋友把一部分费用发到不是刚需但是有意义的事情,而且还有另外一个驱动力量。我们在14年的时候在中关村教科学课,很素质的一个学科,14年的时候普及率还是很低的。我发现这些家长,绝大部分都是海归,其实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驱动力量。九零年代的人她出国了,然后看到了更先进的教育,他又回来生了孩子,希望给自己的孩子找到一些更先进的教育方式。是他们最早的把素质教育在这个层面上消费的这种理念带到了国内。所以如果我们把这个时间轴拉这么长的话,我们会担心22年23年的时候,素质教育行业突然消失了,大家只能去网上看视频,这可能性不太大,但是后面还有更重要的一些数据。

当然了,还有很多事情能表明。比如,在教学内容上,我们能够看到不断的在发生变化,文化课开始有了选修课,开始有了各种各样的素质课。我之前都不知道这个,领着孩子们到户外营地里面去呆两天,这能算教育吗,现在看这是最有意义的教育。孩子不光学会了知识学会了写作,学会了各种各样的东西,我现在有两个孩子,肯定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参与这样的一种教育方式,所以教育开始变得越来越有意义,越来越贵,师生比开始变大。以前一个老师带五十个孩子,现在可能一个老师带五个,这些都是因为经济基础在驱动,因为家长的需求的变化,那还有很多的事情。所以大家看一下这个表,我估计在九零年代的时候,可能不太会有人觉得这些商标是教育品,因为那个时候可能只有语数外算教育,所以时代在变化,场景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大家来看一下在线场景,在线场景是最重要的场景吗,我觉得不太可能。最开始的场景是什么样的,是非常非常破。那个时候能有一个宽敞明亮的大教室,已经是奢望了。建国初期能有达到这样的会场基本不可能了。在座的肯定有很多的家长,让孩子去选择更优质的高校等教育方式。我相信大家肯定不会让自己的孩子一辈子站在面前这样的一个场景面前,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知道在线教育他会有一个快速的增长,但它不会取代以前的一个原因。

接下来家长愿意为孩子们的学习场景支付更高的成本的话,那么会有了越来越多优质的场景。如果我们为了让孩子学会了一种东西,叫协作,学会如何团结,学会离开父母去适应新的生活,那么我们把它放到这里面去。那么,这种户外的场景的确带来的教育意义要好很多。去年的时候去深圳的爱文学校去参观,他们最早的校区在纽约和圣保罗。他们说纽约的学生要支付折合十万人民币的留学费用,一个暑假带着雇佣军,然后到哥斯达黎加的热带雨林里面去探寻生物的多样性。我觉得那是一个很好的教育方式,让孩子有不一样的收获。我们如果这样去想未来,如果大家很有钱,让孩子去学什么样的产品的时候,我们应该很清楚未来教育的场景会往哪个方向去发展。

刚刚提到场景,其实内容的载体等等也还有一个很大的变化。所以接下来我们先明确一个事情,线上线下教育不太可能一下子消失了。所有人只面对着一个屏幕,然后大概带了一千多的眼镜,然后去学习成长,成为了不起的人,我觉得那个比较难,所以线上跟线下的场景关系是什么呢,特别简单,我们也在做了很多很多的思考就是线上教育,他取代了什么。他在哪一方面有绝对的优势,我相信有一个绝对的优势,这里有一条线,这个是之前的教育,之前的教育是教和育的意思,教是什么意思,把知识传递给孩子了,这就教会了。那么为什么要带着育这样的一个事情呢,因为孩子们不是一个接受知识的机器,不是一个容器把知识灌满就算了,他的成长是需要管理的,他的心理健康,他的身体素质,他的家庭关系等等,都需要有人去介入帮忙去引导的,这个事情叫做育。那么如果把教和育分开,一个叫做知识传输,一个叫做存档管理。

那么再想一下教这个事情,他到底是干了知识传输还是成长管理的事情,我觉得在线教育干的是知识传输的事情,而凯昊他们干得是成长管理的事情。所以其实我们在线教育,为什么他能够很好的知识传输,因为我们发现四川达州的小朋友也能学到北大、清华的老师给教授的知识,因为我们建立了这样的双师系统,然后北京的老师就可以给到四川的小朋友去讲课,所以他需要解决一些时空的问题。他可以制作成这样的视频,多一些自适应的系统,可以让知识很好的去传输,但是只起到了传输这样一个作用,那么育呢,谁能保证自己的孩子在卧室里呆了十年,看了各种各样的视频,一下子成为了一个非常非常了不起的人。他的情商很高,人际沟通能力很强,我觉得这个基本不可能,所以线下教育会不会消失,这是另外一个层面,分析下教育和现代教育有没有一种结合方式,这个也可以去思考一下,线下教育的意义,相信大家也不用多说能够清晰了。

这里面所有的教学场景现在就一个都做不了,他只能把更优质的这种产品给到我们。当然,这个意义我们是绝对不能否定,我们拥抱线上教育,做了各种各样的线上教育的产品,但是肯定进入到一种阶段,线上和线下有一种合作的关系,其实我们已经探索了好多年。有很多优秀的教育机构,他们的老师人很好,知道孩子应该怎么去培养,怎么去引导,知道安排什么样的活动让孩子们去协作,然后让孩子们聚在这里有所收获,让家长放心,然后又搞定他们托管的事情。这小半年的时间,大家发现托管是刚需了,所以这是线下教育做的事情,但是线上教育,他们发现自己没有好的产品,他们自己的机构里没有985同校毕业的老师,他们没有好的硬件产品,没有好的软件产品,因为他们就是一个线下的,很用心的辅导机构,那么软件硬件课件的开发成本可能是数千万的,他们都不到,那么产品是可以通过线上进行快速的复制,扑到线下的教育机构里面去。所以接下来的一种OMO是一个什么样的特点,大概是线下的一种场景他越来越专业,越来越让人放心,口碑越来越好。在这里可能经营了很多年家长很放心的一种场景,就在社区里面而不需要再跑三公里五公里去学这样的课程。但是它的产品通过线上的一种形式,老师可以跟孩子们进行很友好的协作,然后他所拥有的软件硬件课件都是经过行业里最专业的人去设计的,这是一种OMO的场景,所以这个是我们对未来的一种判断。因此我们在前几天开始准备再去找更多的线下校区。所有的校区,我们都准备好开始营业,从来没有想过关掉哪一个,这种刚需很快的,线下校区恢复的时候已经能够看的到了。

最后说一下我们在做什么,我们大概是给到了这个教育机构提供教学的硬件,因为小米是我们的股东,帮我们搭建了一个全国比较先进的整个硬件的定制体系。我们现在给到腾讯、新东方、高思、卓越、巨昂等超过五百家教育公司。在提供这样的这个硬件产品,还有课程产品包括软件的体系。

我们的轻课已经部署到好多的平台商,所以形成了这样的一个特点。在全国各地都有人可以学到最优质的STEAM的课程了。无论机器人,编程,单片机等等,都有老师来去给他们讲授。我们有好多明星老师,你上百度搜那个分钟科学会有我们很多的视频。孩子们对老师都是热爱的敬佩的,都愿意跟老师去合影。现在合影很简单了,老师讲完课了。实验老师面对着很多的屏幕,孩子们就跟老师去合影。他们开始喜欢老师喜欢课程,喜欢这相关的内容,可以再做一个这样的事情。相信这个疫情过去之后发现会更有意义吧。

我们跟北大有一个联合的实验室,有很多的产出,这是我们跟腾讯推出的,还有跟麦淘实验室推出的产品,麦淘实验室我们是他们的产品供应方案,包括跟优酷的,今天过来提供了这样的一些产品,反而是我们生产的。

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一个事情,就是在疫情开始之前全世界的人在关心一个事情叫做澳洲大火,然后因为疫情的原因,突然把这个事情给忘了,然后我就去搜索着火的地方会发生什么,以为变成沙漠了,结果后来发现原来你的环境无论如何的残酷,总有一些顽强的生命会跑出来。

现在的市场也是这样的市场,这半年已经残酷的让人无法忍受了,但是还是有一些好的机构活下来了,我们感觉好难啊,我们是不是要关门了,但是看到这样的一种场景的时候,觉得受到了一个极强的鼓舞,这个世界本身是残酷的,但是他在选择一些优秀的,坚强的,这种努力的人和动植物一些事物,一些公司留在这里基业长青,所以我们觉得大概优秀的团队一定能够经得起考验。当然,我们最近也开始做各种各样的线下的活动的,直营的部门,招了很多很多的小朋友,结果这些家长疑问现在已经线下开始了,所以发现最近线下招生反而是最有意思的。

我上周去给我们的小朋友上课,久违了,那不是讲台,但是也很过瘾。跟孩子们好久不见了,所以好的产品一定能够带来很有意义的事情。在这里存在了一百年之后,大家可能在历史上,你记得住是什么人开始在这个社会上普及更有意义的更高效的这种教育的产品。然后我本来这里就讲完了,我刚才提到互联网的事情,我作为芯片的人才。虽然我学的是芯片制造,中国最早的学习芯片制造的一代人,然后虽然没学到本专业,但是一直了解这个本专业,我跟大家说一个答案,就是中国的芯片什么时候屹立于全球的顶端,这个直接就是有准确的答案,在今年有一个公司叫做台积电,在台湾成为了世界第一芯片生产公司,大家在往前推一下,为什么在台湾这个没有市场没有技术的地方有了这样的一个产业,往前推30年,有一个人叫张仲谋,他从美国回来创办了台积电,他已经是集成电路圈里非常牛的人了。我的老师跟他也刚好认识,然后他为什么能从美国回来,我们再往前推20年、70年左右,台湾派了大量的人留学,去美国学习最先进的科学技术,所以可以一步一步推出了这代人20年学成再用30年,站在世界的顶尖。那么中国做了一个什么样的事情呢,中国的2000年代开始有了新的电路设计,封装测试制造等等这些的专业,北大应该占的比较早的一个地方。然后当年我们那一代人学完之后没有工作。因为我学的是制造,中国是没有产线了,于是我就开始干辅导班了。但是有一块学设计的找到工作了,他们去了华为,最早的那一代人去了华为之后干了什么呀,干了奇林,所以中国的集成电路设计水平是不错的,在10年前已经有人开始996去做这样相关的事情了。那么现在中国开始在大陆图彩信了,有一个公司叫做中心国际挖了大量的华人,不过主要是台湾的人才,所以好多人才在上海工作。

那么大家想一想这些人特别努力,又培养了新一代的人才,大概多少年会把这样的产线推到世界的最前沿的位置,我觉得不会超过20年。所以一个民族强大背后推动的是什么,是你在二十年前开始做这方面的教育,注重培养这方面的人才,把他们当成了最重要的事情去做。因为这个事情,我觉得教育一定是一个绝对伟大的事情,每一个人都值得我们去称赞,谢谢。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email protected] 中国教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出版机构 ICP备1654251116号-1

联系网站:[email protected]    违法信息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